20年前处分公房,拆迁时恶意领取拆迁款不当得利应当返还

时间:2020-06-22 09:49:21| 专长:房产纠纷| 来源:缪亚林律师

  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泰中民终字第0091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静华。
  委托代理人孙宁(特别授权),江苏国泰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孟知祺。
  委托代理人董志宇、缪亚林(特别授权),江苏运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李剑华。
  上诉人王静华因与被上诉人孟知祺、原审第三人李剑华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人民法院(2015)泰海民初字第005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9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座落于泰州市海陵区南斗宫巷13号的案涉房屋原系公房,王静华系该公房的承租人。1999年左右,王静华将该房屋卖给了某中介,该中介又将该房屋出售给第三人李剑华,李剑华在2000年将该房屋转让给孟知祺,并将公房租赁契约等一并交付给孟知祺。同年,案涉房屋落房给原房主朱浩。庭审中,孟知祺申请了房主朱浩的配偶及同住在南斗宫13号的朱浩的堂兄夫妇到庭作证,三证人证明落房后,孟知祺即与朱浩订立了口头的租赁合同,孟知祺每年给付租金给朱浩,由朱浩的堂兄代收后转交给朱浩。2014年,案涉房屋被征收,原房主朱浩及王静华作为房主及公房承租人分别与房屋征收部分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王静华获得征收补偿款人民币219476元。现孟知祺认为,该征收补偿款应归其所有,故涉讼要求王静华返还该款项。
  另查明,王静华在公安部门于2015年1月9日制作的询问笔录中陈述,本人在10多年前购买了案涉房屋,并过户到自己的名下,住了4年后,把该房卖给了中介,去年6月份该地拆迁,因公房租赁契约没有过户到孟知祺名下,孟知祺不好办理拆迁手续,拆迁公司遂找到本人,告诉本人孟知祺说本人已去世,不好过户到他的名下,拆迁公司找本人办理拆迁补偿手续,签各种手续,并领取了拆迁补偿款21万余元,拆迁办的人也知道该房不是本人的,本人也告诉拆迁办的人这个房子本人已经卖掉了,孟知祺虽然购买了本人的房屋,但没有过户,他不好拿这个补偿款,本人也不好将补偿款退给他。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本案所涉房屋的公房使用权于2000年已转让给孟知祺,且在落房后孟知祺又与原房主建立了房屋租赁关系,孟知祺是房屋的实际承租人。王静华将公房使用权转让后,虽未办理变更登记,但其已作出了放弃公房使用权的真实意思表示,并经此获得了相应的转让费用,将公房租赁契约、钥匙等均交付给了买方,上述事实应认定王静华已不享有该房屋的任何权利,因该房屋而产生的任何收益亦与其无关。孟知祺作为实际的公房承租人,亦在落房后与房主建立了长期的租赁关系,根据相关政策规定,落实私房改造政策已经发还的房屋,房屋所有人为被征收人,对确因居住困难仍与房屋所有人保持租赁关系的承租人,参照公房承租人处理,故本案中作为公房承租人的征收补偿款应归实际承租人即孟知祺所有,现孟知祺起诉要求王静华返还其所得的征收补偿款人民币219476元,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应予以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之规定,判决:王静华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孟知祺房屋征收补偿款人民币219476元。如果王静华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592元,由王静华负担(孟知祺已预交,王静华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迳交孟知祺)。
  上诉人王静华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案涉公房租赁契约上的租用人是上诉人王静华,该房屋性质是公房,也没有落户到朱浩名下,朱浩并不是涉案房屋落房后的所有权人,且拆迁部门在拆迁时,除了上诉人王静华之外,并没有对其他人进行过补偿,由此可见朱浩不具有涉案房屋的所有权,被上诉人为骗取拆迁款项,与证人作虚假陈述,伪造证据以证明其在落房后与房主建立了长期的租赁关系,是实际租用人,上诉人王静华符合公房承租人的条件,该征收补偿款应归其所有。2、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征收部门根据公房征收的相关规定,确认上诉人具备签订该份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的主体资格,其有权与房屋征收部门签订相关协议,该房的征收补偿款应归上诉人所有,程序合法,且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判决适用《民法通则》第五条判决上诉人向被上诉人返还219476元房屋征收补偿款,属于滥用自由裁量权,错误适用法律,也缺乏事实依据。综上,原审判决明显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并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孟知祺答辩称:1、上诉人在十余年之前就将公房转让他人,转让之后并获得相应的转让款,后与落房所有人之间并不存在租赁关系,依法不享有被征收房屋的任何权益,据此一审法院判决其返还被上诉人征收补偿款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是曲解事实和法律规定,上诉人在公安机关所做的笔录以及庭审过程所做的陈述中均明确其在十年前已经将涉案房屋转让,其也认识到她本人不应该领取涉案补偿款;一审判决后上诉人不仅不履行义务,还将名下房屋、财产等恶意转移,故意逃避自己的义务,企图通过“合法”的上诉形式拖延履行,明显属于恶意上诉的行为。2、关于是否需要与拆迁部门重新签订补偿协议的问题,拆迁部门在一审中表示该补偿款性质上属于民事范围的拆迁权益,上诉人王静华曾向拆迁部门出具过一份承诺,承诺如果发生相应的纠纷,由其本人全部承担,故本案中被上诉人认为并不需要与拆迁部门重新签订协议,而是可以由法院直接结合相应的证据确定本案的补偿款应为谁所有,一审法院判决适用相关法律规定,判决上诉人返还拆迁款项正确。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任何新的证据,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上述事实,有公房租赁契约、询问笔录、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房屋转让协议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等证据在卷佐证,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本案中,案涉房屋原系公房,后于2000年左右被落户发还给原房主朱浩,朱浩系案涉房屋的所有权人,对此,有泰州市房产管理处盖章确认的《泰州市凤城河环境整治工程老高桥历史街区(南片)改造房屋面积认定明细表》、《国有土地住宅房屋征收补偿计算表》等证据予以证明,上诉人虽在其上诉状中认为该房仍系公房、案外人朱浩并非案涉房屋所有权人,但其在二审庭审中当庭明确表示放弃该项上诉主张,对案涉房屋的性质不再持有异议,因此原审判决认定案外人朱浩系案涉房屋公房落户后的所有权人正确。关于案涉房屋的实际承租人问题,根据被上诉人一审期间提供的公房租赁契约、上诉人王静华在公安机关所作的询问笔录、房屋转让协议以及证人证言等一系列证据足以认定,上诉人王静华原系案涉房屋的公房承租人,但其于1999年左右将该房屋卖给了某中介,该中介又将该房屋出售给第三人李剑华,后被上诉人孟知祺又从李剑华处受让案涉房屋,并在案涉房屋被落户发还给原房主朱浩后,被上诉人又与朱浩通过口头租赁合同的形式建立了长期的租赁关系,一直占有使用案涉房屋。上诉人虽系原公房租赁契约上记载的租用人,并据此与拆迁部门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取得案涉房屋的征收补偿款,但其并非案涉房屋的实际承租人,其所得征收补偿款应系实际承租人孟知祺依法应享有的拆迁权益,原审法院判决其返还被上诉人征收补偿款并无不当,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上诉人虽称被上诉人伪造其实际承租案涉房屋的事实,但其亦未能提供任何相反的证据足以推翻被上诉人于一审期间提供的证据和主张,故对其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亦难以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592元,由上诉人王静华负担(已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 吉利分分彩 秒速赛车平台 立即博 时时彩平台 秒速赛车投注 吉利分分彩 六合宝典 秒速赛车官网